黄酒  玉米油  食品  中国酒  葵花籽油  休闲食品  洋酒  葡萄酒  食用油  巧克力 
 
首页| 资讯| 商机| 研究| 经销商| 饮品| 会刊| 会员|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 » 焦点人物 » 正文

猪霸王天伦的红与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0-04-15  作者:wuzhaohui  浏览次数:1172

    去年12月8日上午,亿万富翁王天伦在庭审现场,他因涉黑而被起诉。

  在2009年席卷重庆的打黑风暴中,曾垄断重庆近半猪肉市场的“猪霸”王天伦因涉黑东窗事发。从一个小肉贩成长为一个知名企业家的过程,对王天伦来说也是将暴力、金钱和权力融于一体的过程:一方面动用暴力,打压对手,扩充势力;一方面买通权贵,钻营政策,寻求行政权力的庇护。这个出身寒微的亿万富豪身上,折射着鲜明的时代烙印。

  2010年2月8日,打黑风暴尚未彻底平息,因涉黑而入狱的重庆亿万富豪王天伦,等来了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他的二审判决:因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判处其死刑,缓期2年执行。

  但对身陷囹圄的王天伦来说,一切并未尘埃落定。高墙外面还有另一桩官司等着他:他的合作者、上海梅林正广和股份有限公司,已三次将他告上法庭,索赔金额共计超过1亿元。

  王天伦,在重庆坊间别称“猪霸”,也是重庆今普食品有限公司(下称“重庆今普”)的创始人。2008年9月,上海梅林收购今普51%股权,掌控了这家重庆规模最大的生猪屠宰、加工企业。王天伦退居为第二大股东,任职总经理继续负责日常经营。

  重庆今普正是王天伦苦心经营的“猪肉王国”。重庆公诉方的资料显示,他打通“红”“黑”二途,将暴力、金钱、权力三者融为一体:一方面,他动用暴力,打压对手,扩充势力;另一方面,买通权贵,钻营政策,寻求行政权力的庇护。今普垄断了重庆41%的猪肉市场与70%的生猪供应市场。

  但随着王天伦落马,重庆今普陷入了尴尬境地:2009年度实际亏损1.25亿元,上海梅林的业绩受累。2009年年报显示,其股东净利润为负6838万元,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为此不得不出面致歉。

  而就在王天伦被审判两个月后,4月7日,上海梅林又不得不发布公告,表示因重要事项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3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因王天伦涉黑案而接连受累的上海梅林,终于愤怒了。

  在其亲手创建的重庆今普,王天伦如今已是一个敏感的人物和话题。今普力图摆脱罩在头上的王天伦涉黑阴影。“这是他的个人行为,跟今普公司无关,”重庆今普一位负责人4月12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首先申明。

  王天伦和重庆今普,已铅华尽洗。这个人和这家企业的崛起和陷落背后,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时代烙印?

  草莽王天伦

  王天伦出身寒微。1966年,他出生于重庆市合川区宝华镇龙门村一户农民家庭,因在家排行老三,当地人称“王三”,绰号“大脑壳”。

  但他的发迹带有传奇色彩,是从一个小肉贩成长为一位知名企业家的。

  1979年,13岁的王天伦初中一毕业,就随着家乡的大人们开始卖猪肉。“最开始是当杀猪匠的小伙计。”王天伦的舅舅苏恭菊回忆说,当时大家都是从村里养猪散户手中买猪,杀了后独自背着肉去集市卖。

  在卖猪肉的同时,王天伦开始在自家承包的稻田中摸索养鱼。很快,他就摸索出了一套稻田养鱼的方法,这引起当时四川省农业部门(1997年前重庆属于四川省管辖)的重视,特意组织专家前往调研,确定效果和可行性后开始在全省推广。15岁时,他就被邀请到省里参加农村致富标兵表彰大会,受到四川省政府的表彰。

  在前期的打拼中,王天伦除了精明,还非常吃得苦。“身高不足1.6米,不讲究穿着,但做生意他卖力得很。”王的邻居胡维明称,那时,王三经常一个人背着近百斤的猪肉步行到镇上,然后坐班车到城里的农贸市场卖,“早年他用麻袋装猪肉,扛上公交车因为又脏又臭,经常遭人骂。”

  但猪肉有时并不好卖。“如果运气差,需要三四天才能卖完,在城里每天晚上睡觉,他都舍不得住小旅店,直接睡在市场内的肉摊上,返回家后头发都黏在了一起。”胡维明说。

  王天伦老家的邻居们都称王当时卖肉很耿直、讲诚信,很多顾客喜欢到他那里买肉,生意越做越好,“是那时宝华镇肉贩子里做得最火的一个。”

  但王天伦并没有满足于这种生活。20岁结婚后,他就和妻子带着多年积蓄离开龙门村,到重庆主城区谋求更大的天地。此前一年的1985年,全国生猪经营开始打破统购统销,生猪屠宰随后放开,作坊式的屠宰场在城市各个角落遍地开花。

  王天伦嗅到了其中商机。苏恭菊透露,王天伦最先在重庆市区的石坪桥饮料厂背后山坡上租了一块地方,办起屠宰场,当时还雇请了两三个帮工。又过了两三年,他将屠宰场搬至袁家岗,雇员扩大到20多人。

  在同行眼里,创业初期的王天伦,为人和蔼,常穿着脏旧的衣裤,来回奔波在收生猪、屠宰、卖猪肉三个环节,用汗水换来了原始积累的第一桶金。

  “三十而立”。1996年,进入而立之年的王天伦开始迎来人生的转折点。这年5月,他和其姐王天秀、何永洪三人注册成立了重庆永红食品有限公司,开始规模化地从事生猪屠宰和流通,王天伦从小贩一跃成为了企业家。

  时代周报记者从重庆市工商局获取的工商资料显示,重庆永红食品公司选址重庆主城的石桥镇白鹤村,注册资本680万元,其中王天伦投资544万元。

  就在永红公司成立4个月后的1996年9月,国务院颁布了《生猪定点屠宰管理条例》,确立了生猪定点屠宰、集中检疫制度。当时的背景是,私屠滥宰日益泛滥,注水猪肉、病害猪肉大行其道,以及税收大量流失,而政府欲推进生猪屠宰改革,确保老百姓吃肉安全。

  王天伦显然又一次抓住了历史机遇。他“响应重庆市政府的号召”,投入上千万元建立了规模化屠宰生产线。当地政府对王天伦的举动非常重视和支持,给予永红公司很多优惠条件。

  公开报道称:永红公司在重庆市改变生猪屠宰方式、加快生猪流通、确保食品安全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1998年被授予“重庆市动物屠宰检疫示范场”称号;1999年被授予“农副产品流通经营大户”称号。

  行政权力下的蛋

  重庆永红食品公司发展迅猛,2003年其产值已达2.8亿元,上交税费2000万元。重庆市商委的一项调查显示,当时,重庆全市大小定点屠宰场多达1308个,分布在各地城区及774个农村乡镇,其中主城范围内就有33个,竞争非常激烈。

  “我市的生猪定点屠宰工作还处于初级阶段,屠宰加工企业整体水平较低,与京津沪等城市相比有较大差距。”重庆市商委的调查说,绝大多数的定点屠宰场,都是设备简陋的手工屠场,与直辖市的现代化都市风貌极不相称。

  重庆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曾连年就定点屠宰场问题进行抨击,提出提案、议案和建议,甚至多次约见市长和副市长,要求大量减少各地城区的定点屠宰场数量,提高建设档次和技术水平。王天伦也注意到这一现象。

  2003年5月20日,王天伦以永红食品公司名义,上书时任重庆市市长的王鸿举,建议组建重庆市肉食品加工及配送中心,实施放心肉工程。

  在写这封信之前,王天伦花了5个月时间对重庆及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城市的放心肉工程进行了调查和分析,发现重庆还无一家达到国家一级标准的肉类屠宰加工企业。

  在建议信里,他提出愿意投资2亿余元,按欧盟技术标准建一家西南地区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肉食品加工及配送企业,让重庆市民真正吃上放心肉。

  此后的第三天,王鸿举就给当时重庆分管农业、科技、流通的三位副市长陈光国、童小平、谢小军批示:“请你们组织相关部门进一步了解情况,予以支持。”

  陈、童、谢迅速组织有关部门对王天伦提出的项目进行论证,帮助他成立重庆今普公司,在主城区内的大渡口区征地200亩,建一座总建筑面积为5.

  2万平方米的加工配送中心。

  接下来一路绿灯。当年6月,王天伦从大渡口区政府手中拿到200亩地,综合地价每亩5万元,总计1000万元,出让年限为50年。

  而在重庆市工商局查到的资料显示,重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曾于2003年7月18日,对上述土地进行评估,评估价为3824.02万元。$$分页$$

  王天伦只用了3个月办好所有手续。在工商登记注册相关手续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工商局给他发放了营业副本。

  2003年7月15日,重庆今普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610万,永红公司出资1310.56万元,占股81%。8月20日,大渡口区政府发文批准今普获得定点屠宰资格。

  公开信息显示,重庆今普总投资2亿元。但一位和王天伦打过交道的知情者透露,王个人当时根本就拿不出2亿元,他是在政府的帮助下,先后从银行贷款近亿元。此外,重庆今普开建后,重庆市领导多次到建设工地进行考察,帮助解决建设中的困难和问题。

  而那份留有时任重庆市领导亲笔批示的建言信,曾被重庆今普纳入了工商资料保存。去年王天伦案发,有人到重庆市工商局查到了这份文件,并传到网上引发了热议。

  4月12日上午,时代周报记者前往重庆市工商局,在今普的工商资料中并未查阅到该文件。知情者透露,重庆有关当局对这份批示很敏感,已紧急将它从今普工商档案中撤除。

  行政权力的支持,让今普公司在成立不到1年即成为重庆两家一级屠宰场之一。2004年,重庆对生猪屠宰场进行整顿,主城区108家屠宰场只保留下8家,今普公司是其中一家,也由此获得更大生存空间。

  2004年4月,今普公司还被重庆高新区工商局指定为“场厂挂钩”政策的实施单位。该政策的核心是:市场与屠宰场签订协议,屠宰场向市场缴纳质量保证金,一旦猪肉出现问题,由市场预先赔付给消费者;同时限定,非协议单位肉品不得入场销售。

  “这实际上是一种市场准入制度,是在‘定点屠宰’之上又附加了‘定点供应’,从源头上为生猪屠宰和销售的行政垄断提供了依据。”九江学院商学院胡凯博士质疑说,这最终导致安全猪肉的有效供给不足。

  王天伦案证据材料显示,今普先后与高新区内六家农贸市场签订了场厂挂钩协议,而一些大型市场只和今普公司一家签订挂钩协议。渝州交易城农贸市场物管部主任刘朝忠,甚至在今普公司按月领取9200元报酬,负责阻拦其他公司的猪肉进入该市场。

  “猪肉王国”的暴力

  2005年,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安排部分中央财政资金开展农业综合开发投资参股经营试点,扶持地区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

  翌年,今普便顺利获得这一龙头企业资格。据《重庆市财政局关于拨付2006年农业综合开发财政投资参股资金的通知》,中央、市级财政分别拨付资金1000万、600万,入股到今普公司,占今普股份11%。同一年,今普成功进入重庆市各大中小学食堂,成为“放心肉供货企业”。

  重庆今普一跃成为西南最大的生猪屠宰、加工企业,年产值达30亿—40亿元。王天伦则荣誉接踵而至,曾获2005年度“全国杰出青年农民企业家”提名奖,被推选为重庆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联合会副会长,被捕前还是重庆市大渡口区政协委员。

  王天伦涉黑案发前,重庆今普在重庆猪肉市场上占有41%的份额,并控制了重庆市场70%以上的生猪供应源。对此,王天伦在法庭受审时称:“是政府给了我垄断的地位”,“我担负了政府给我的权利”。

  但检方指控,今普的垄断地位,是王天伦依靠暴力手段强迫交易而来。

  在猪肉产销环节双重垄断的护航下,王天伦一方面控制生猪源头,另一方面安排人员负责垄断经营管理,控制市场经营户的进货交易。检方起诉书称,王天伦团伙通过暴力控制生猪收购及猪肉销售市场,非法敛财上亿元。

  公诉方称,王天伦是总管,负责统领重庆今普的决策事务,负责扩展销售市场;王天伦弟弟王东明及妹夫李沧海,负责生猪源,他们除了垄断合川的生猪收购市场外,还经常“转战”云南与贵州,暴力争抢生猪源;哥哥王天平和姐姐王天秀,主要负责猪肉的发售工作,长期巡查重庆大渡口区、九龙坡区、高新区农贸市场,对未在重庆今普进肉的经营户进行语言威胁和殴打。

  重庆巴南区邦美新农贸市场的10余名猪肉商户,至今对两年前的一个紧张场景记忆深刻。当时,王天伦的今普食品有限公司想垄断这个市场,但遭到了商户们的联合抵制。

  “今普经常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通过暴力手段打开市场,形成区域性垄断,并由他们制定猪肉的收购价、批发价与零售价。”重庆一家食品公司负责人蒋仕建向时代周报记者称,他的公司经常从今普批发猪肉。

  蒋仕建对王天伦暴力垄断市场的行为反应平静:“他举债1个多亿来建重庆今普,但屠宰业缓慢的赚钱周期给他带来巨大压力,让他不得不铤而走险,倚重暴力垄断来卸下包袱。”

  一个事实是,重庆今普在垄断了市场后,开始销售注水肉,并没有带来政策设计者所设想的“放心肉”。王天伦在法院受审时,公诉人当庭指出,王天伦团伙在屠宰场用高压枪、大水枪,对屠宰前的活猪进行注水,导致每头猪增加几十斤到一百斤重,有一次一头猪因灌水太多而被胀死。

  渝州交易城农贸市场的猪肉商户们对时代周报记者抱怨,重庆今普的猪肉注水在2006年曾非常严重,“肉挂在摊上直淌水,天热时就发黑发臭,到了下午基本没人要”。

  重庆明文食品公司一负责人证实,2006年他们从今普公司批发猪肉发到超市,因猪肉注水严重而遭到超市集体抵制,“公司决定不再去今普批发猪肉,但进货人员后来竟遭到了今普人员的毒打。”

  关于王天伦的涉黑,重庆市公安局自2004年11月至2009年,曾多次接到举报。时代周报记者调查获知,2004年11月17日,时任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市公安局局长的朱明国曾批示:要汇总信息,广开渠道,及时查证惩处。随后,重庆市刑警总队总队长也做了批示,要求抓紧调查。但最后并未调查出结果。直到去年6月19日,王天伦在扫黑中黯然落马。

  “上海梅林”恩怨

  尽管王天伦是亿万富豪,但并没有宽裕资金投向重庆今普。这家公司一负责人称:建成后的重庆今普在经营和流通方面投入并不多,更多的是寻求第三方合作。

  这位负责人说,中粮集团等国内众多企业曾与今普洽谈过合作。但最后今普选择了上海梅林。上海梅林起初只是今普的客户。

  在多年合作后,上海梅林希望向上游延伸产业链,争取稳定的原材料供应,而重庆今普又有意寻找战略合作伙伴,双方最终走到一起。

  重庆今普与梅林的联姻始于2007年。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当年7月31日,梅林今普食品在重庆成立,注册资本为6000万元。让人讶异的是,设立之初股东为重庆今普和王天伦,并无上海梅林。但上海梅林给重庆工商管理局发了一封函件称:同意重庆今普食品有限公司使用“梅林”商号,成立新办企业。

  王天伦和重庆今普向重庆工商局承诺:今普与王天伦合资设立以“梅林”为字号的企业,如因名称发生民事纠纷,愿意承担相应责任。

  直到5个月之后的12月13日,上海梅林才出资950万元现金,收购了梅林今普40%的股权。

  两者的联姻无疑有重庆官方在背后积极推动。据公开报道,2008年4月,上海光明集团董事长王宗南应重庆官方之邀,前往重庆考察生猪屠宰市场。2008年9月,光明集团通过旗下上市公司上海梅林,与重庆今普的王天伦、王东明兄弟正式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8650万元购入重庆今普51%股权。

  但随着王天伦的涉黑被捕,上海梅林与王天伦的这桩合作开始蒙上阴影。2009年8月12日,重庆今普的董事长由王天伦变更为上海梅林派出的股东代表徐荣军。

  徐荣军向媒体表示,收购重庆今普时上海梅林做过尽职调查,当时未发现王天伦涉黑。

  王天伦涉黑案案发让上海梅林麻烦缠身—重庆今普2009年度实际亏损1.25亿元;8657万元应收账款没有收回。上海梅林调查还发现,王天伦在担任今普总经理期间,竟利用销售不入账、抬高商品进货价格等方式占用今普资金,造成今普亏空3888.97万元。

  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海梅林对这些烂账找不到说法而焦头烂额。”据上海梅林代理律师贺伟跃称,今普这些应收账款,很多是农贸市场的欠款,且没有相关的合同,甚至账面上有的应收账款的客户,名字就叫“土匪”,“如果按照王天伦之前的手法,也许可以收回,但现在他困在监狱,几乎全部都成坏账了”。

  去年10月30日以来,上海梅林、重庆今普分别对王天伦提起了诉讼,并申请了资产保全,要求王天伦返还相应股权转让款,并赔偿因不当行为造成的重庆今普亏空。

  3月26日,上海梅林再次提起诉讼,要求王天伦兄弟按照协议约定对盈利预测未实现部分予以现金补偿。三次诉讼,上海梅林向王天伦索赔金额共计1.1亿。目前这些案件正在审理中。

  王天伦与重庆今普过往的“光环”,正如云烟散去。但坐落在重庆大渡口区建桥工业园一角的重庆今普,仍在正常运转:每天下午源源不断的运猪车从各地向这里汇聚,排着长队驶进屠宰场大门;屠宰车间整夜灯火通明;次日凌晨2:00至5:00,宰制出猪肉被络绎不绝的车辆送往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

(编辑:H)

 
 
[ 职场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最新资讯
 
图片关注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沪ICP备1903402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