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酒  玉米油  食品  中国酒  葵花籽油  休闲食品  洋酒  葡萄酒  食用油  巧克力 
 
首页| 资讯| 商机| 研究| 经销商| 饮品| 会刊| 会员|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 » 人物访谈 » 正文

旺旺老总蔡衍明“街头斗犬”的智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08-11-03  作者:fuyiqing  浏览次数:3180

      蔡衍明以个人名义冒险举债8.5亿美元,完成了中国旺旺从新加坡退市、登录港股之旅。这笔近两年来亚洲规模最大的巨额融资收购,给蔡衍明带来的最直接好处就是:中国旺旺市值从30亿美元飙涨至51亿美元,蔡衍明顺势跻身台湾富豪榜第六。

精明转市

      事件发端于2007年5月28日,蔡衍明以私人公司名义向高盛(亚洲)、瑞士银行等12家银行财团联贷8.5亿美元,用于收购在新加坡上市的中国旺旺26.35%流通股股份,进而完成私有化,转投H股。
      中国旺旺从新加坡退市的主要原因是与同类公司的落差:新加坡上市的“中国旺旺”虽然每年净利率达16%,但只有15倍的市盈率,而同是1996年上市的康师傅选择了香港,市盈率达40倍左右。
      按照中国旺旺董事兼财务总监朱纪文的说法,这落差的原因一方面是新加坡股市交投不够活跃,自从旺旺控股上市后表现一直很平淡;另一方面,诸如康师傅、统一、蒙牛等同类型公司都在香港上市,而新加坡股市除中国旺旺外没有同类型的公司,所以很难吸引投资者注意。
      蔡衍明背负着创纪录的债务度过了200多天,“一动我才知道压力这么大,因为我个人已经二十几年没有借过钱了。我的压力很大,银行说他们压力更大,他们没有借过这么多钱给个人。”
      事件结束于2008年3月26日,正当次级债风暴影响全球,香港股市数周之内股指狂泻,多家新股叫停上市计划之时,中国旺旺依旧“固执”地完成香港上市。不过,蔡衍明此役成果斐然。现在中国旺旺的市值已由退市前的30亿美元增至51亿美元。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旺旺在这200多天里完成了公司的重组。当初在新加坡上市时,旺旺旗下的食品饮料、酒店、医院、地产等多个事业部捆绑在一起,导致投资者对公司主体认识不清,对股价造成了一定影响。退市之后,旺旺把核心的食品饮料业务单独剥离在港上市,旗下医院、酒店、房地产等业务则分拆至另一家新成立的“神旺控股”公司中,为蔡衍明家族私有。
$$分页$$

“街头斗犬”

      今年52岁的蔡衍明,高中没毕业,不到20岁就当上总经理,从宜兰发迹,而后闯荡大陆市场,徒手打造出旺旺王国。
      蔡衍明出身富有家庭,小时候口袋里的零用钱,比当 时小学 老师一个月薪水还多。 在父亲开设的中央戏院,蔡衍明一天可以看上10部电影。他从小看到的世界,就跟别人不同。他不爱念书,却爱当老大。他从小的知识来自电影与街头,“在街头看一年,比读书读三年学到的还多” 。一个与他相交20多年的朋友认为,蔡衍明从小在街头混大,行事也完全是街头作风。台湾有媒体认为,他的性格完全是“街头斗犬”式的。
      从一个富家子弟,蜕变为一个拥有“街头斗犬”性格的精明生意人,源自一个关键挫折。那年蔡衍明19岁,父亲接下朋友的宜兰食品股权,却没有时间经营。蔡衍明自告奋勇,一个人从台北到宜兰食品上班,20岁当上了总经理。这期间,他虽没有积极介入公司经营,却拼命动脑筋赚钱。他决定将宜兰食品由外销加工厂,转型为内销品牌商,第一仗就是推出浪味鱿鱼丝。由于广告费用和库存过多,一年下来竟然赔了一亿多。
      因为这个挫折,蔡衍明性情大变,“我以前很乐观、很招摇,拜把子一大堆。从那时候开始就自动收敛,因为一个人虽然成功过,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失败。那个历程让你觉得,今天的成绩过于夸大了,以后等哪天你又稍微往下走了一点,你怎么面对人家?”从小过惯了富日子的蔡衍明差点儿没挺过那段日子,“从小我日子过得奢华,太有自尊了,经不起那种没有自尊的生活。那次赔钱后,大家都看不起我,说我是败家子。当然人家不会当面这么讲,但我看人家的眼神就怕,就认为人家那么说我。”
      蔡衍明迫切需要一剂安定自己的方子,以及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当时他想到的办法就是祈求神明,除了给自己取个新名字之外,他还到台湾的八王公庙祭拜庙里供奉的灵犬,因为他在祭拜前夜梦到了狗叫。在旺旺崛起之后,这个梦到狗叫的故事被蔡衍明讲述了很多遍,于是,八王公庙、中国旺旺、蔡衍明,这个故事里的主配角全部成名。现在向蔡衍明求证故事的真伪,他说:“这样讲才传奇嘛。”
$$分页$$

米果托拉斯

      没有退路的处境,逼出了蔡衍明的“街头斗犬”性格。他到处筹钱,打算东山再起。有过失败经历的蔡衍明,对世事有了更多的认识,看得也更远了。
      23岁那年,他发现台湾稻米过剩,从事日本米果生意有赚钱的机会就跑到日本找“米果之父”桢计作寻求合作。那年桢计作已经64岁,对这个合作不甚赞同:“我年纪和你差这么多,和你合作,如果不成功,我会被人家耻笑。如果你不成功,我这个社长也要辞职。”不过,信奉“缘分”的桢计作最终并没有拒绝这个执着的小伙子。蔡衍明拿到了米果生产的技术,因为对市场分析正确,旺旺在一夜之间就起来了。
      1992年,蔡衍明决定进入大陆市场,现在看来,那是旺旺最重要的一步棋。经过考虑,他首先选择了湖南的望城县。90年代初期的大陆,就连上海都少有台商身影,但蔡衍明居然一跑就跑到了内陆的湖南长沙。“那时候旺旺是谁?谁认识你?说要投资一千万美元,沿海地区都不放在眼里。”他的算盘是,当时长沙并没有外国投资,旺旺是长沙第一家台资企业,受到的重视一定比沿海多。果然,旺旺设厂过程面临的问题虽多,但有市长亲自出面,最终渡过了一切难关。
      旺旺在湖南建厂之后,蔡衍明去郑州参加烟酒会,当场就有300货柜的米果签售,而且协议上都是款到发货。于是,旺旺台湾工厂24小时加紧生产,很快把产品运抵大陆,没想到交货的时候对方却要求卖完之后付款。蔡衍明不愿意降价求售,“那我的工厂就不要干了”。他把那些产品拿到长沙、上海自己开店卖,“还是卖不了那么多啊,后来就送给小孩子吃了。”没想到这样反倒打开了当地市场。
看到旺旺很赚钱,进入米果行业的企业越来越多。受到竞争对手的冲击,旺旺米果每公斤的售价由50元跌到30元。当时,蔡衍明想到的唯一策略是推出低端品牌,在各地扩建生产线,加大产量,降低成本,从而占据有利地位。
      “一下子要盖很多任务厂,怎么盖啊?我们又没有那么多钱。我就给各县政府写信。”信上的内容是,“旺旺想在贵县投资,但希望你们盖个厂房租给我们,我们利用品牌换这个厂房”。当时集团里多数人认为“政府怎么可能提供这种条件?”蔡衍明说:“不试怎么知道?”当时中国大陆正值招商引资热潮,各地方政府之间也在竞争。蔡衍明发了1000多封信,果然就有人来了。“我不用本钱,只要付租金就行了。房子四五个月就盖起来了,成本非常低,租金很便宜。”经历了几轮惨烈的价格战之后,旺旺在大陆的市场份额差不多回复到受冲击前的水平。
$$分页$$

危机意识

      蔡衍明凭着智慧和魄力,在中国冲出了休闲食品王国天下。但随着中国食品市场竞争加剧,现在,他又嗅到危机了。旺旺在中国的获利,在过去10年中,有6年都大大超过康师傅。旺旺的管理层普遍有安逸的心态:我们的净利率比康师傅高出十个百分点。蔡衍明自己也说:“以前人家问我,你们公司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我说,最大优势是缺点太多。因为我缺点这么多就赚这么多钱,那缺点改一改不是更厉害?哈哈!”但如今,康师傅的营收规模已是旺旺的三倍,差距越来越大。尤其在去年,旺旺的年度获利总额被康师傅赶上,蔡衍明开始不安了。
      “为什么康师傅现在那么强?因为九七年的时候他们亏损,所以现在才会那么强。亏损的时候改革,下面没人敢轻视。现在我喊危机意识,谁会当一回事? ”太平日子过久了,现在要大家提高危机意识,很是吃力。蔡衍明撂下狠话:“要是你们都还没觉悟,我第一个退出,把公司卖掉!”他亲自把《爱拼才会赢》的歌词改成国语,歌名叫《大团结才会赢》,让所有员工一起唱。
      酷爱产品创新与营销的蔡衍明,生性不喜欢管工厂,他在大陆的100多家工厂,去过的不到一半。因此,要管理工厂,主要靠一批跟随他多年的老员工。蔡衍明对员工向来大方。30年前,他在宜兰食品厂时,就让员工入股分红。1995年,旺旺控股成立时,蔡衍明又让员工认股,当年跟着蔡衍明打天下的老员工,均已成亿万富翁。
      因为他一贯把纳入圈子的人看作兄弟、亲人,手握旺旺米果技术的老臣廖清圳等人一直没有离开过他,跟随他20年以上的员工目前超过10位。当年给蔡衍明技术授权的岩冢制社长,被蔡尊称为“事业上的父亲”,手中握有5%的旺旺股份,如今价值高达31亿元。

 
 
[ 职场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最新资讯
 
图片关注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沪ICP备19034023号